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快报
违反约定在其他平台直播 网络女主播被判赔8万元
分享到:
作者:福清法院  发布时间:2020-07-03 10:45:57 打印 字号: | |

随着网络表演市场快速发展,“网红直播”成为互联网传播备受关注的样态。然而因主播在合约期内的“任性”跳槽而引发的纠纷案也已呈现多发之势。近日,福清法院审结一起网络主播合同纠纷案件。

2017年8月,成都某文化传媒公司与还在上大学的小小(化名)签订了为期两年的《主播协议》。协议约定:成都某文化传媒公司为小小唯一、排他的合作方,小小不得与任何第三方就主播协议项下的任何合作安排达成协议,不得自行或经由第三方从事其他类似活动。如违反约定,小小应支付违约金50万元或违约收入的20倍(以高者为准)。

协议签订后,上述公司安排小小在指定平台进行直播。2018年1月17日之后,小小未按约定在指定平台直播。经调查,该公司发现小小已私自加入第三方机构(经纪公司),通过其他第三方平台进行直播,且拒不履行在该公司指定的直播平台进行直播的义务。该公司多次要求小小立即停止违约行为,但小小却置之不理。无奈之下,该公司将小小诉至法院。

庭审中,成都某文化传媒公司诉称:“小小拒不履行在公司指定的直播平台进行直播的义务,已经违反了《主播协议》。因而按照《主播协议》的规定,小小应承担违约责任,支付违约金50万元。”

小小则辩称:“我没有与任何第三方达成协议,也未与任何第三方签订过任何协议,故我并不存在违约行为,成都某文化传媒公司要求我支付违约金缺乏依据。双方签订的协议约定违约金50万元明显属于格式霸王条款,系成都某文化传媒公司利用其作为直播平台管理机构的强势地位强加于我,且其未按照合同提供直播设备及支付直播收益,亦构成违约。且关于违约金的约定,明显过高。综上所述,请求法院依法判决驳回成都某文化传媒公司诉请。”

福清法院经审理认为,小小违反协议约定,已构成违约,应承担支付违约金的责任。成都某文化传媒公司虽主张按50万元计付违约金,但提供的证据所能证实的损失与其主张的违约金金额相差甚大。综合考虑小小仍系学生,经济能力较差,再考虑到成都某文化传媒公司亦未严格按照合同约定提供直播设备及支付直播收益,也构成违约,双方之间的违约责任适当对抵,减轻小小的违约责任。

最终,福清法院依法判决由小小支付成都某文化传媒公司违约金8万元。

法官提醒:网络主播与公司签订排他性合作协议,但网络主播未经许可,不顾约定,擅自在其他网站平台从事类似直播,此类跳槽属于根本违约行为,网络主播因此须承担法律责任。建议网络主播在提升名气的同时,也要注意识别行业风险,做到守契约,讲诚信。

 
责任编辑:小林